感谢恒大给中国足球一个看清世界的机会

这场较量不该仅仅被看成是欧洲冠军和亚洲冠军的比较,他们“一个来自世界顶级的德甲;一个来自竞技水平和联赛运作都有待提高的中超。一个来自青训年投入6000万欧元的德国,一个来自青训基础孱弱的中国。前一个国家有6万多个对外开放的体育场地,后一个却场地匮乏到极致;前一个的孩子们在球场上踢得酣畅淋漓,后一个的孩子们却在键盘上忙得不亦乐乎 ”新华社记者在比赛后的一段评价,直接而准确。

在执教30多年的时间里,这或许是恒大主帅里皮经历的最无奈一场比赛。半场休息结束走出更衣室后,银狐在替补席上平静地坐了45分钟,直到终场结束的哨音响起,他才起身走向对手的主帅瓜迪奥拉表示祝贺,“与拜仁差距巨大,我们无能为力。”赛后,当里皮被问到“花多少年才能缩小与拜仁的差距”时,意大利人眉头紧锁,随后摇摇头说,“许多、许多年”。这份无奈中,正包含了中国足球亟待完善、提高的方方面面。0比3不敌拜仁,这个比分或许并不丢人,但里皮和他的恒大队清晰感受到了和世界豪门之间全方位的差距。中国足球与世界足球的距离,依然非常遥远。

恒大坚守了40分钟才被里贝里禁区内的低射打破城池,随后曼朱季奇和格策在半场结束前和下半场开始后连入两球,0比3,从中超和亚冠给对手的“三球最低消费”到世俱杯的“被最低消费”(恒大在主场场均赢对手3球,球迷戏称赢3球是恒大的最低消费),亚洲冠军被欧洲冠军好好上了一课。数据统计不会“说谎”,整个上半场恒大没有一次射门,全场比赛双方差距更加明显射门2比27,有效射门0比13,控球28%比72%,角球1比9,前场任意球2比10,前场30米任意球1比5,攻入前场30米区域8比44,传球次数比267比814,传球成功次数200比749,传球成功率75%比92%。

除了穆里奇下半场两次“准单刀”被拉姆和拉菲尼亚破坏外,比赛其余时间恒大基本上没有威胁到欧冠冠军的球门。瓜迪奥拉说,“我们控制了比赛。”里皮有些无奈,“与拜仁差距巨大,我们无能为力。”正是这种无奈感,银狐索性下半场坐在场边看完比赛,“面对两队如此大的差距,我知道已经不能再对队员要求什么了。”当被问及恒大用多长时间才能达到拜仁那样的水平时,里皮的回答是,“很多很多年。”

单论比赛,里皮认为拜仁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压倒性优势,“我们在进攻端没有太多的表现,穆里奇下半场本来有一个很好的进球机会,可以鼓舞全队,可惜没有把握住。”里皮坦言在亚冠联赛之后,球队在心理上出现了松懈,“一年半以前,我到广州执教时,根本就不能预料球队能打到世俱杯半决赛。通过全队努力,我们拿到了两个中超冠军、一个足协杯冠军、一个亚冠冠军。但是球队一年到头打了很多比赛,已经相当疲劳。如果是在两个月前,我的球队的状态肯定会更好,我说这句话不是说球队有实力挑战拜仁,而是说球队会有更好的表现。”

场上比赛的球员对于这种差距的感受更加直观,孔卡认为,恒大和拜仁这样世界强队的差距是全方位的,“我们需要提高很多,不是哪个具体的方面,而是所有方面都需要提高。”郜林说:“打拜仁,我们更看重的是存在,而不是结果”张琳芃的感觉是非常累,“因为对手一直在控球,我们始终在被动抢球的状态,体力都在拼抢当中消耗掉了。”恒大右后卫此役面临里贝里和格策等人的连番冲击,“但是今天对手太强大,我们在协防方面还是出现了很多问题。”替补出场的荣昊自嘲被打了一个“最低消费”,“还需努力,往更高追求。”

在恒大参加今年世俱杯前,中国成年球队过去有过三次参加世界级比赛的先例。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国队历史上首次冲入奥运会,高丰文率领的国奥队先以0比3败于原联邦德国队,又以0比2败于瑞典队,收官战国奥队0比0平突尼斯队。这是中国球队第一次亲身感受世界强队,但彼时国人还没有对自己国家队的技战术水平感到自卑,三战一球未进的结果只是让人们觉得那是一支“最没有进取心的球队”,言下之意,国足并没有发挥出水平。

新世纪后中国队两次参加世界比赛,中国足协都提出了具体目标。2002年韩日世界杯,鉴于国足第一次参加世界杯,中国足协制定的具体目标并不高小组赛进一球,拿一分,赢一场。只可惜最终国足连进一球的最低目标也没能完成,揭幕战0比2不敌哥斯达黎加,随后被巴西4比0血洗,最后一场0比3输给土耳其,三连败结束首次世界杯之旅。事实上,那届世界杯外界对于国足的期望更高赢哥斯达黎加,平土耳其,小负巴西,争取小组出线。从结果来看,这不过是一个美好愿望而已,就像前日本主帅特鲁西埃认为恒大可以战胜拜仁。

2008年北京奥运会,因为受到总局的压力足协早在2005年就提出要争夺奖牌的目标,当时适龄球员在荷兰世青赛小组赛三战全胜,只是出线惜败德国队被淘汰。这支球队曾经给外界带来很多遐想空间,为了完成任务,中国足协特地签下2006年世界杯上带领加纳取得佳绩的杜伊科维奇。抽签结果公布后,国奥和新西兰、比利时和巴西分在一个小组,足协当时还特地制定了小组出线攻略大胜新西兰,保平争胜比利时,小负巴西。

这样的想法只能证明当时的足协领导人还是足球门外汉,那支比利时队拥有维尔马伦、费莱尼、登贝莱等众多名将,国奥队实力根本难以与之抗衡。首战勉强逼平新西兰后,国足在小组赛第二场比赛0比2完败给比利时,郑智和谭望嵩比赛中还因为恶意犯规被罚下。小组赛第三战国奥队0比3再输巴西,输球输人,国奥队以一种非常不光彩的方式结束了奥运会比赛。

直到恒大世俱杯首战2比0战胜阿尔阿赫利,中国球队才在世界比赛舞台上获得了第一场胜利。不过0比3完败给拜仁又让整个足球界清晰看到了中国足球与世界足球的差距,曾经在中国执教三年的特鲁西埃对于中国足球现状有着清楚认识,“俱乐部不只是11名球员的事。它包括规范的青训场所、坚实的梯队结构、人才输送的渠道,还有财力等各方面的支持。”

新华社则认为,在德甲、英超、西甲,职业俱乐部都是培养本土精英人才的关键。社区业余俱乐部、校园足球,都只是起扩大足球人口的作用。从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最后都要源源不断地选入职业俱乐部的足球学院或是梯队中。也只有实现这样从“草根”到“金字塔”顶端的人才自由流动,一国的足球体系才能理顺,人口数量和质量才会提升,职业俱乐部的实力才能提高。

恒大VS拜仁,这场比赛是恒大建队以来首次面对预算超出自己的球队。据估算,恒大一年开销需要4亿元以上,也就是5000万欧元;拜仁今夏买进格策和蒂亚戈两人的转会费就超过6000万欧元,整个俱乐部预算至少达到3亿欧元。

“两个俱乐部都是各自国家足球的代表,可供花费的金钱在整个联赛中排名第一,拥有国脚人数最多,也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球员,实力也是联赛中最高的。”同济大学教授、山东鲁能技术总监吴金贵认为,恒大和拜仁之间的差距,从某种程度上说恰如中国足球和德国足球的巨大鸿沟。

这是一场赛前就胜负已分的比赛:一个来自足球强国,来自世界顶级的德甲联赛;一个来自足球弱国,来自竞技水平和联赛运作有待提高的中超联赛。一个来自青训年投入6000万欧元的德国,一个来自青训基础孱弱的中国。一个有6万多个对外开放的体育场地,一个却场地匮乏到极致;一个的孩子们在球场上踢得酣畅淋漓,一个的孩子们却在键盘上忙得不亦乐乎

相对于青训已经系统化的德国,中国的足球基础实在是惨不忍睹,唯一可查的数据只有校园足球每年投放4000万元人民币(约480万欧元),但面对中国数量如此之多的高校,这些钱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还得打个问号。

曾经留洋德国的谢晖印象深刻的是,他在德国踢球时的律师就是一个低级别联赛的业余球员,“球员不是决定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的主要因素,足球文化才是足球水平的最主要因素。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建立足球文化,让更多的人参与,喜欢足球,建立起了足球文化,足球水平才能提高。德国有十六级联赛,我们国家仅有三级联赛。日本,韩国的道路走得很正确,我们和他们的差距越拉越大。我们的金字塔底的工作做得太少。只有好的联赛,好的足球文化,好的氛围,才有好的国家队。”

“欧洲现在越来越注重足球的文化性和社会化功能,俱乐部把足球与大众生活拉得越来越近,这种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以西班牙为例,他们国家的经济危机那么重,但球迷对于足球的热情还是没有一丝降低,足球可以让普通大众忘记烦恼,甚至是改变他们的命运。”吴金贵之前一段时间刚刚去欧洲几个国家考察,“欧洲俱乐部对于青少年投入越来越重视,德国足球最近10年崛起就是在青少年上花了大功夫的结果。还有政府对于足球的重视程度也一直在增加,德国冬天寒冷天气对于球场影响很大,政府会为球场安装地暖系统,看台上也会增加热气,让观众更好享受比赛。”

在训练设施和科技的运用上,欧洲球队也大大领先。吴金贵举了一个例子,多特蒙德俱乐部曾花费100万欧元购置了一台机器,这台机器会将球从一扇门中发出,随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会打开另一扇门,处于中间位置的球员必须将球踢入这扇打开的门,“格策、罗伊斯和莱万这些球员的配合和敏捷性,和这种高科技训练关系很大。他们主帅克洛普很重视科技的运用,这种理念的更新也和整个欧足联足球氛围有关,他们会定期举行教练培训和研讨会,邀请取得成功的主帅分享经验。”

中国足球需要奇迹,但不能只指望奇迹,更应始于足下。中国足球职业化已有20年,但长期以来困扰职业足球的体制问题一直未能得到根本解决,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多年来政企不分,作为市场主体的俱乐部无法享有联赛“话语权”。而在“国字号”层面,行政的“指挥棒”更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最终男足由冲击世界杯的一支劲旅沦落到为亚洲杯正赛名额而苦苦拼争,女足则由世界亚军沦落为女足世界杯和奥运会的“看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