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蝴蝶”:替代蹴鞠成为古代大众性运动项目-踢毽子

传统体育项目无疑是在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蕴含着中华民族的思想结晶。有着两千余年发展历程的“踢毽子”同样极具民族特色,“踢毽子”又称毽球运动,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兴盛于隋唐时期。在古代,民众不只是将踢毽看作是一种简单的游戏,还将之作为锻炼身体的方法之一。而且因为它具有容易掌握、年龄限制较小等特点,而被民众称作“生命的蝴蝶”。

同时,踢毽子也成为一部分地区的风俗,变成了年节不可或缺的娱乐项目。在民众中存在许多踢毽的能手,凡有喜庆的节日到来,便会在庙会等活动上予以展示,娴熟高超的技巧往往获得现场观众的连连叫好。踢毽子在我国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踢过毽子,但很少人了解其的发展历程,通过本文浅析我国古代踢毽子运动的发展。

在史书中有很多关于蹴鞠的记载,比如刘向《别录》记载:蹴鞠者,传言黄帝所作,或曰起战国之时,蹋鞠兵势也,所以练武士,知有材也,皆因嬉戏而请练之。”大意是传言蹴鞠起源于黄帝,战国时期把蹴鞠与军事训练相结合,让士兵训练。另有《史记·苏秦列传》中记载“临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竿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此时的蹴鞠开始成为民众的娱乐活动,并不断普及。

在《中国古代球类运动史料初考》中写到,汉代的后宫嫔妃中也玩这种游戏(蹴鞠),但是她们力气小便在毯上系绳去踢,于是便有了“系线之鞠”,这种宫廷内的鞠较为华丽称之“毛球丸”,民间平民阶层为了效仿便以线团代之,后发展为绑上绳线的制钱,随着踢毽技术的提升,对制钱又做了改良,即剪去绳线换为羽毛代之,这便是今日毽子的雏形,在考古专家的发掘的东汉墓葬中便有蹴毛丸图,可知踢毽子在东汉时期便开始了。

由蹴鞠变化的产物毽子,在经历了战国时期军事训练,秦汉时期的儒学思想文化的背景下以“蹴毛丸”这一名称出现。这一时期相对参与的人群主要是以兵士将领为主,萌芽期主要的存在状态为休闲娱乐,蹴鞠是主流。踢毽子自身独立的规则并未成体系,只是模仿蹴鞠。这个时期踢毽子技术处于形式单一的踢毽,踢毽子制作材质则取决于社会阶层,因其制作较为简单且经济,便深受民间群众之喜爱。这一制作技术上的改良使其与蹴鞠有了明显分化,而且在参与人群上也有了发展,上至后宫殡妃下至民间群众,为踢毽子运动向成形时期的过度奠定良好的基础。

唐朝的释道宣在其所写就的《高僧传》里,阐述了当时踢毽的情形。在卷二《魏尚岳少林寺天竺僧佛陀传》写到:“入洛将度有缘,沙门慧光年十二,在天街井栏上反踢蹀,一连五百,众人竞异而观之,佛陀因见惟曰:此小儿世戏有功。”这里的蹀即毽子。反踢就是用脚外侧踢,也叫“拐”,反踢五百下,可见脚上功夫了得,踢毽子的技能娴熟。而佛陀是北魏孝文时代之人,由此便可知在北魏时期其参与的人群逐渐范围扩大到僧人,并成为少林寺僧人的练功方式。

在宋朝时期,踢毽子运动逐渐出现的商业价值,从而诞生了一大批专门制造毽子的人。商业活动进一步促进踢毽影响力,成为大众娱乐项目。同时在宋代理学之风盛行下,社会逐渐重文轻武,蹴鞠参与者逐渐减小,而毽子与其有同源因而更加受人民大众的喜爱。并在小孩中普及,同时踢法日益多样化。

宋代高承的《事物纪原》中记载:“今时小儿以铅锡为钱,装以鸡羽,呼为箭子,三五成群走踢,有里外廉、拖枪、耸膝、突肚、佛顶珠、剪刀、拐子名称,亦蹴鞠之遗事也。”这里的动作多样化反映出踢毽子的技巧提升,主要是受蹴鞠的影响。宋代蹴鞠有两种:一种为筑球,是十二人(十六人)对抗有球门的竞赛,一种为白打,则以踢出花样定胜负,参赛人员由二人、三人、十人不同参赛者数量的比赛,其中以三人比赛的记录为最多。因而外廉等的动作均为白打的花样动作,由此踢毽的这一文化形式便有了进一步地提升和改善。

虽然这个时期踢毽子虽然已有了较长足的发展,且已具备现代毽子的形态和称谓,然而具体的词语指代并未得到统一确定。譬如,在《武林旧事》中“辘”即为“毽”,而在《事物原始》中,“毽”则以“箭”字的形式出现,均采用谐音的表达方法,“毽”表达方式尚未被正式提出。

明清时期蹴鞠已经开始低落,踢毽子逐渐替代蹴鞠。明代的蹴鞠因受几个皇帝的禁止,发展规模受到影响,故开展蹴鞠较广的面是下层社会。在唐宋时期寒食节有踢球、荡秋千的习俗,在明代就逐渐不明显了,相应的季节变化的运动项目转向了踢毽子,如明代刘侗在《帝京景物略》一书中写道:“杨柳儿青放空钟,杨柳儿死踢毽子。”踢毽子反而成为季节运动,成为民谚的内容。

此时的书籍开始一律采用“毽”字来表达。清代翟濒《通俗编》,引《吴氏字汇补》解释“毽”字仅有一意,即“抛足之戏具”也。明末清初时踢毽活动更加兴盛,相关古籍记录也逐渐多了,(清)潘荣陛、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中“京师十月后则有风筝、毽儿等物……毽儿者,垫以皮钱,以铜钱束以雕翎,缚以皮带,儿童踢弄之,踢以活血御寒。”在作者的文章中突显其健身活血御寒的功能,这是踢毽运动在冬季广为人爱的主要原因。

踢毽不仅成为了小孩的玩具,而且亦是妇女们体闲的主要活动项目之一。清朝的李声振曾对踢毽作如下描述:“缚难毛钱眼,数人更翻踢之,名曰撵花,之戏也。踢时则脱裙裳以为便。青泉万选锥朝飞。闲跋莺靴,趁短衣。忘却玉弓相笑倦,撵花口夕未曾归。”而且清朝是以武力夺得天下的,因此历代皇帝都很重视军队的训练,把踢毽列为八旗军的军操之一。

清人潘荣陛在《帝京岁时纪胜》中说:“都门有专艺踢毽子者,手舞足蹈,不少停息,若首若面,若背若胸,团转相击,随其高下,动合机宜,不致坠落,并博戏中之绝技矣。”在这个时期踢毽子的技艺更加精湛,另有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记载:广州城每逢元宵节,“昼则踢毽子五仙观。毽有大小,踢大毽者市井人,踢小毽者豪贵子”。市井人在这篇文章中是表演踢毽子的艺人,可见踢毽子的人群从民间市井之人到贵族豪绅都有参与。

清朝末期踢毽发展到了鼎盛的时期,在北京城等极为热闹的地方,众多高技艺踢毽人士,大展身手,互相交流切磋,并向新人传授。参与的民众遍布各个阶层,人数甚是庞大,他们不但将之作为保持身体健康的法宝,而且还把它与传统的放风筝、书画等活动等同待之,甚至有人将懂踢毽看作为一种荣耀。

当时的歌谣唱道:“一个毽儿,踢两半儿,打花鼓儿,绕花线儿。里踢外拐,八仙过海,九十九,一百。”这表明踢毽已然实现较高程度的推广。喜爱踢毽的人自愿花费大量的时间去钻研苦练,并将各类技巧一代一代地往下传承,进而产生了许多不一样的踢毽方式,比如:背后打、片马、盘根、悬空、鞋底等等。

清末科举被废之后,在许多新办的学堂里还将踢毽作为一种体育教学项目。“直到清末办新学时,学校体育还有踢毽子课程,而且这是当时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帝京岁时纪胜》)。 这一时期内踢毽子的经济价值、健身价值、民族传统文化价值都展现出来,并被列入学校课堂,使踢毽子的发展由民间转为正规化。这些转变为踢毽子增加了强有力的传承发展平台,奠定了现代踢毽子的社会基础。

我国踢毽子运动的发展历程,可以概括为汉朝时期由军事训练活动的蹴鞠中萌芽,在唐宋经济社会稳定期发展成形,至明清时期士大夫文人参与,将踢毽子运动审美、健身价值著书记录,踢毽子的技艺和理论发展成熟。过了解踢毽子运动的发展历程,让我们更好地普及传统运动,传承传统文化,促进踢毽子运动的发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