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体育显风采

有人告诉我:“民俗体育就是流行于民间的健身方式和方法,来自民间,服务百姓。是老百姓自己创造的体育文化,也是老百姓自己的生活文化。”

概括得好!这是我理解的“民俗体育”最接地气的朴素诠释。特别是通过对“青岛市民俗体育协会”会长崔振华的专访之后,我更感觉对“民俗体育”的了解仍显肤浅,就拿青岛地区开展的几十项民俗体育来说,或许有一些仍是你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目前青岛地区已经开展的民俗体育活动主要有:空竹、毽球、花毽、健身球、健身龙、柔力球、民间舞蹈、形体、秧歌、杂耍、陀螺、摔跤、武术、推手、太极、散打、套圈、健身鞭等,协会自1998年成立至今已建立多个分会及艺术团、书画院等。会员遍布青岛各区、市,粗略计算,二十三年来,青岛市民参与或观摩活动的人数超出上百万人,可谓规模空前的群众性体育运动。

民俗体育伴随着很多人一起成长,为了验证市民参与民俗体育活动的热情,我专程去了几个活动现场亲身体验了一把我市民俗体育的发展情况,文章已成,但仍感觉文章题目“民俗体育——红得耀眼美得醉人”还是不能圆满概括市民参与民俗体育的痴迷与热情。

周六早晨8;30,中山公园“空竹苑”——很多人正在舞动健身龙和把玩空竹,远远望去,我被这活跃、健康、蓬勃向上的热烈氛围深深吸引住了,参与的会员以中、老年为多,很多都是退休人员,在这里,场面活跃,参与者个个喜气洋洋,他们说,重要的是健身强体效果好,比单纯吃药、吃保健品效果明显,有人还形容民俗体育“红得耀眼”,这倒是来自民间的一种生动、形象、贴切的描述。

我俯身仔细观看“健身龙”的设计,龙头用彩色塑料制作而成,别致精巧,龙身用蓝、红、黄、桔等多种颜色在8米——10米长的彩绸两面印出鳞片,使原本看似平面的龙身在舞动时立马有了立体感,只要舞者抓住龙头上的缚绳或牵引棒,然后大幅度摆动龙头,健身龙在空中便会呈现8字形上下左右游动,一旦多条健身龙同时舞动,观众的心立马会随着龙的舞动而摇摆腾跳,好多年轻人甚至还生出了要亲自上场舞一把的冲动。

只要有人舞健身龙,行人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游动行进的舞龙景象所吸引,我走到一位66岁邢姓老人的身边,虽然他刚舞完一段健身龙,但没有一丁点儿喘粗气的样子,他告诉我:他们是夫妻双双来锻炼的,那边抖空竹的女士是他老伴,当我问起他们的锻炼心得时,他坦诚地向我讲述了夫妻俩曾共同摸过阎王鼻子的可怕遭遇:前几年,医院检查出老邢的骨髓上长了个瘤子,医学上叫作“脊膜瘤”,这是一种少见的病例,若肿瘤不立即切除,等待他的就是脖子以下的上肢和下肢全部瘫痪,能喘气人就算是还活着,其实那时就跟死人差不了多少,他当即决定做手术,手术复杂,医生用了七个小时才完成,老邢终于被挡在了“鬼门关”的外面。

他妻子的病更令人心悸,前几年医院检查出她脑子里长了个“脑膜瘤”,医生明确告知:必须开颅切除肿瘤,否则后果自己去心思,医生有意避开“死亡”二字,他们心里比大夫还清楚。夫妻俩先后动了手术,一段时间体力康复后,夫妻俩就双双加入到了民俗体育的健身行列中,天天锻炼,坚持了几年,现在两人像是焕发了青春活力的年轻人,不仅身上有了力气,而且舞起健身龙、抖起空竹来,身体轻盈,灵活自如,还很有点儿水平呢!

我默默地为两位老人祝福,更佩服他们选定了正确的民俗体育健身项目,有句话值得倡导: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这时走过来一位年近八旬的钱姓上海籍老人,崔会长介绍:老人是协会里舞空竹的高手,他练空竹已有12年光景,老人精神矍铄,他信手拿起一个空竹抖动起来,“呜—呜—”的响声由弱至强,穿透空气送到挺远的地方,引来了众多游客观赏的目光,大家对老人机动、灵巧的抖空竹的“范儿”赞不绝口。钱老告诉我,退休前他一直在干船员,身体还不错,偶尔一次他看到有人玩空竹,就回忆起自己小时候拿压岁钱买空竹玩的童年光景,不禁心中一热,没多考虑买来空竹就练起来,玩起空竹后便一发而不可收,不知不觉间12年过去了,钱老竟练出了一身空竹好功夫,现在很多人都慕名前来拜他为师学习抖空竹的高超技艺。

钱老说:“玩空竹好处多,首先思路要敏捷清晰,变换每一个动作,全身都要随时配合好,要用足巧劲儿,一套空竹练下来浑身舒服、开心自在,这还不是享福吗!”

钱老边说边练,忽然他双膝跪地做起了有难度的“跪式抖空竹”,从他的手、腰、膝、腿、脑的配合上,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位年近八十岁的老人。快分手时,钱老手执空竹笑着说:“我要使劲儿多教学生,把抖空竹传承下去!”看得出,钱老的精气神已经与不懈的民俗体育锻炼融在了一体。

周日上午8:30我来到海泊河公园,一副美丽、生动的健身画面顿时令我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上百名身着运动装的人聚集在公园广场上,踢毽子、玩空竹、吹口琴、打非洲鼓……一派热闹景象,网毽比赛龙腾虎跃,红扇开合翩翩起舞,人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欢快、自由、惬意的神情,我就想:在新冠病毒肆虐世界的今天,全世界都在躲瘟神,而我们的同胞却沐浴在冬日和煦的阳光下,敞开心扉,尽情享受民俗体育和民俗文化的无尽乐趣,享受中国人自己的生活,这与病毒感染四千万例、死亡人数已达七百多万人的先进国家相比,同在一个地球上,简直判若两个世界,怎可同日而语!

这里花毽的踢法既别致,又有秩序,还很受看,四人或五人一组,一人传一人,虽是各展技艺,又是花式踢毽,动作温文尔雅,没有一人伸腿抢毽,对这种踢法着实让人猜不透个中端倪,我纳闷,莫非毽子的踢法也“改革”了?细细了解之后,方知此毽乃是“南毽北引”之毽,为引进“南派花毽”,崔振华会长功不可没。

据说,当年清朝八旗子弟根据广州天气潮湿、闷热,风力缓和的独特天气环境,将北方的花毽作了改良,把软毛改为鹰毛或鹅毛等较硬的毛,又将毽底从铜钱换成较软且弹性良好的皮料,使毽子弹性大大提高,踢起来声音响脆,随着毽舞声和,就逐渐形成了四、五人一围的踢法。

现在全国踢毽人公认“南派花毽”路子规范,有毽理、有规则,线条流畅,大开大合,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崔会长为引进该毽种,专门邀请广州“南派花毽”非遗传承人邓永生先生到青岛授课、做示范,讲授起毽、停毽、圈毽、过毽、跳打、穿毽等180个“南派花毽”的技巧动作,为岛城的民俗体育培养了一批后起之秀,现在青岛的很多民间百姓也都喜欢上“南派花毽”,习练人数正呈现几何倍数发展壮大。

回忆起“青岛民俗体育协会”二十三年的风雨历程,崔会长深有感触地说:“若没有老一代协会领导付出的血汗、没有当年他们开发民俗体育项目的坚定决心,就不会有今天全市民俗体育这么坚实的基础!”

崔振华2018年接班之时,也有过一段艰难的日子。那时协会没有经费,想开展活动寸步难行,她二话没说,从自己家里拿出了几万块钱给协会做活动经费,可是这毕竟不是个长远之计,她绞尽脑汁想办法,50岁时办了退休手续,找了份干保险的工作,把挣的钱全部都贴进协会作活动经费了,她是太热爱民俗体育这项事业了!

此话不假,崔会长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是短跑运动员,初中、高中都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毕业后也一直与体育结缘,先是参加大庙山踢毽子行列,以后又加入了“青岛市民俗体育协会”,后来又被推选为协会秘书长,她接受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青岛市体育局”主办的“快乐运动秀进商场”活动。

她里外忙碌,统筹安排,在很短的时间内便组织了一支过硬的表演团队,为市民们奉献了一台精彩纷呈、引人入胜的民俗体育表演,特别是把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踢花毽”作了一个全方位的展示,设置了“一分钟计时赛”、“二人转夫妻赛”、“四人围毽赛”“踢毽基本功表演”等多种表现形式的项目,电视台都进行了及时报道,体育局领导给与了高度评价,短时间内网络点击量达到数万人,这场表演让市民眼花缭乱、大饱眼福,拍手叫绝!

他们真正看到了民俗体育的神奇力量和醉人之美!会员们虽然很疲惫,但市民的开心又令他们甜在心头,短短两个月内,他们六次深入社区、商场的表演,一直演到腊月二十八,演出人头攒动,场场结束掌声四起,那时候崔会长和会员们感觉所有的付出都值了,他们感悟到,青岛民俗体育有多么丰厚的群众基础啊!

青岛的民俗体育与外界交流比较频繁,场地间、公园间、社区间、城市间,甚至国家间的交流都时有进行。

“青岛市第十届空竹比赛”协会特邀了济南、济宁、东营、诸城、淄博等城市的10名省内空竹高手,有180人参与了比赛和交流活动,极大地推动了全省民俗体育活动的开展。

在中国举办的“中国•保定国际空竹节”上,青岛曾派出七名选手参赛,这是一项规模空前的民俗体育盛会,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和中国100多个城市的6200名民俗体育高手云集保定,各路选手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展示了各国各地区既有高超技艺,又有高度技术观赏性的民俗体育项目,可谓是世界民俗体育大荟萃。

青岛选手的“双龙戏珠”舞龙节目,虽出自民间但又超凡脱俗,他们设计的舞龙动作花样繁多,推陈出新,令观众聚焦龙首,目不暇接,经过一番奋力拼搏,青岛队终于拔得头筹,一举夺得团体金奖!“青岛市民俗体育协会”的大旗高高飘扬在比赛现场。

多年来,“青岛市民俗体育协会”的孜孜追求和不懈努力,受到老百姓的高度赞誉,协会也多次被“山东省体育总会”、“青岛市体育局”、青岛市体育总会”授予“山东省先进社会团体”、“山东省先进体育社团”、“青岛市先进体育社团”等荣誉,协会领导决心像节节拔高的毛竹——“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仍虚心”,戒骄戒躁,齐心合力,吸引更多的城乡居民加入到民俗体育的行列中来。

民俗体育来自民间,又回到百姓之中,凡是从群众心里生出的东西,就会永远保持蓬勃向上的力量和顽强的生命力,上苍把这种力量和生命力赋予了酷爱民俗体育的人们,民俗体育之花必将开得更加红艳、更加醉人!

Leave a Reply